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家有淫父

家有淫父 -




家有淫父



我很早就覺得父親是一個淫蕩的人,他和女人說話總是把身子貼得很近,幾乎把嘴巴要湊到人家的臉上他一雙不大的眼睛里總是透出一種淫糜的神色,老是給我猥亵的感覺。



總之生活中的細節很多,但是更多的是一種直覺,覺得父親總是想跟女人那個。在我還在上中學的時候他一旦跟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就會談著談著,就把話題轉到性上去,抱怨



跟母親的性生活不和諧,不滿足,自己的性欲很強烈,心里很壓抑無奈。我就想,這和我有什?關系,你跟我講這個什仄N思?這時候他那有點渾濁的眼睛就會迅速地轉動著發



出亮光,直勾勾地看著我,讓我心里亂跳,于是趕緊岔開話題裝不懂說別的事情。







有一天,我無意中翻看他的錢包,因爲我想偷拿點零用錢,結果打開一看,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我看見他錢包里有一張黑白的裸體女子照片,那時候還沒有彩色照片呢,而且



那時代好保守啊,絕大多數人穿的不是黑就是藍,連化妝都還沒有呢。那女子很年輕,20來歲,很漂亮,全身赤裸,兩個豐滿的乳房高高地翹著,低著頭露出羞澀的微笑。天啊,



我爸怎?會偷偷搞到這丹~輕漂亮的女孩子的?現在我不得不嚴肅對待父親似乎有意無意對我的挑逗,看來他正人君子的外表下,有很多肮髒的小秘密! 我懷疑那個女孩子是個



暗娼,因爲那時代中國很保守根本沒有妓女,這個女孩子應該是跟很多男人鬼混亂來的,而我父親顯然就是那些男人之一。







父親很愛讀書,特別是曆史書,還有各種小說。我發現他看的書里,經常有大段的淫亂場面描寫,比如各朝代帝王的淫亂史,群交,獸交什云滿A有一次看見他桌子上攤開一本書,



好奇就翻看看,原來是賈平凹的“廢都”。“廢都”里對已婚男女偷情的場面描寫真的是色情不堪,讓人心驚肉跳,經常看著看著就是以下省略幾十字什云滿C父親就喜歡看這種書,



當然他還有很多正經書。于是,我就經常趁大人不在家的時候,偷看父親收藏翻閱的色情書,專挑書中的色情描寫看。僅僅十多歲的我,看得不禁面紅耳赤,浮想聯翩。







我依稀地想起來,在我很小的時候,大約我三四歲的時候,發生的一件事情,從那以后,我對父親的感覺就說不出的奇怪,感覺跟他之間有種很猥亵暧昧的感覺,只要單獨跟他在



一起,就有著某種恐慌,心里惴惴不安。







一次父親騎車載我到城里去辦事,回來的時候天晚了,大約是黃昏的樣子,父親將車停在半路上。周圍都是蘆葦蕩和荒野,一個人都沒有,爸爸說他尿急了要小便,讓我站在一邊



等著,然后他把車支好,就站到路邊面向路溝里。我就站在旁邊,很傻的,什仇ㄓ?插A他也沒有回避,當著我的面就拉開了褲裆,把一根漲得腫腫的,挺得直翹翹的碩大的陰莖



掏了出來。只見他用食指和中指夾著雞巴,輕輕地拉了一下陽皮,並用拇指捏了捏漲得紫紅色的龜頭,一股尿液噴湧而出,射得老遠,射進了蘆葦深處。他就在我面前從容不迫地



握弄著那團巨大的器官,額頭上開始滴下汗來。我從來沒有看過男人的陰莖,那中j那仆吽A簡直差點把我嚇昏了。父親眼睛通紅地看著我,好像一頭餓狼一樣,他的小便嘩嘩地



溺個不停,把前面的地溺濕了一大片。當他小便完了之后,夾著雞巴的兩根手指依然在那里夾著,並且上上下下地搓動著,他的喘息越來越沈重,我簡直被他那副神情嚇得呆住了。







然后他就說,他小便太使勁了,小便的地方很痛,叫我過去幫他揉一揉。我傻傻地就過去了,他就把他的那根巨屌伸到我的手心里讓我揉。我就開始慢慢地揉,哦,真的滾燙滾燙,



好熱啊,好硬啊,上面的靜脈突突的亂動。他就叫我使勁一點,再握緊一點,使勁,搓啊,我就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希望他不要繼續痛了。不久,我們兩個臉都通紅通紅的,臉上



好像發燒一樣。







這件事我們以后誰都沒有再提起,但是我是怎?會忘記呢。但是我也會長大的,十幾歲發育得很快,經常午睡或者晚間,看完那些亂七八糟的小說,心里就會胡思亂想。接著就迷



迷糊糊睡著了,經常半夢半醒的時候,特別是夏天煩熱的時候,我就會産生幻覺。但也許不是幻覺,等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爲什醜C似真似幻的,我覺得有個男人喘著粗氣壓在



我身上,他把他的陰莖使勁地搗進我的陰道里抽插,從他喘氣的聲音,我聽得出是父親。說實在的,在他進入我身體的那一刻,快感是很強烈的,我不舍得讓他停止,我就這尹?



受著他的奸汙,渾身酥麻得如同過電一樣,真的希望這一刻永遠停留不要停止,讓他一直這冗犑琱U去。







但這真的是幻覺,不可能是真的。有一度我懷疑趁我睡著的時候,我父親入侵了我的房間,在黑暗中肆意地奸汙我。由于這種幻覺老是發生,我晚上睡覺就把門上了插銷。但是沒



用,他依然經常在我朦胧中到我的房間里趴到我的身上奸汙我,門鎖對他根本不起作用。我每次醒過來,馬上跑到隔壁他的房間,看見他在床上睡得呼噜呼噜的,跟死豬似的,根



本不可能剛才潛入我的房間。那,究竟是怎中@回事呢?







我不敢問,也不好意思說,只好默默地忍受著。這種情形持續了很多年,一直到我上大學,我甚至在宿舍睡覺的時候會在迷迷糊糊之中感到被父親奸淫。后來我交了男友,兩人第



一次做愛,我就見紅了。難道父親是無辜的?一切只是我的幻想?天啊。過了很多年,我才知道,爲什?會發生這種事。就是人在恍惚中,靈魂是可以出體的,我雖然沒有在現實



中被父親奸汙,但是他經常在睡夢中想著奸汙我,于是他的靈體就出體來奸汙我了。我被他的靈體奸淫了十多年,無數次!但是,我能指責他醜H他的身子老老實實地躺在自己的



床上一動不動地睡覺,他的靈體卻離開肉體趴到了我的身上。從法律上,這都不能算犯罪。